腦洞袖

宗三女審/秋蟬-第二天

前言+第一天


「請說真話。」


<Ⅰ>


六夢和宗三左文字鮮少在白天時候對話。

很奇怪,但沒人在意。

他們也沒注意到這點古怪。


畢竟六夢這個人,本身就是個怪人。


「宗三……宗三……」


剛掃完地經過審神者房間就聽到她病懨懨的呼喚。

刀劍男士跪坐在走廊,慢慢推開紙門。「您找我,有什麼事?」

這樣的客套話是開啟他們對話的基本條件,宗三左文字將自身與審神者維持距離、良好的上下屬關係才是他們該有的聯繫。


沒有意外的,他看到六夢整個人仰躺在榻榻米上,朝著自己的方向伸出右手。

「關門太用力……夾到手了……」

男性低眉一瞧,她白皙的手指指節一排整齊的紅印。

「所以?」

「好痛啊……」

「那您想怎麼做?」

宗三依舊跪在房間之外的區域。

他並不是很想在這間房間需要收拾打掃之外的時間踏入。


進到私人領域,仿佛需要連帶的得到許可與重視,被劃為對方的親密關係才能入侵。


宗三左文字是如此定界的。


於是他並不想在夜晚之外的時間,與六夢有過多的接觸。


她只允許自己,在被酒精傷害到無法自理時,才能進來。

收拾殘局,收拾她。



<2.>


「安慰我一下吧——」六夢滾到了門邊,語帶睏意。

「都已經四捨五入40歲的人了,還需要安慰嗎?」用上不久前六夢的醉言諷刺,與話語相反的是男性伸出手牽起她受傷的手指。然後宗三立刻施力壓在那道紅印上。


「啊——你——不要連我清醒時都這樣虐待好嗎!!」女人快速收回手,整個人踡曲成一團。

「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廚房那邊還需要幫忙。」他起身,順帶關上拉門,沒再去理會那個麻煩的女人。


他一點也不想在夜晚以外的時間踏入她的房間(內心)。

本質上是刀劍的自己,可不是什麼善物。


即使是因倉皇落跑而沒帶多少私人物品的六夢,也在這段時間內慢慢的把那間審神者的房間染成自己的顏色。

暖桌和電視,沒怎麼使用的電腦、幾本充滿筆記痕跡的小說。

約莫是她作為演員的最低程度的展現。

是她始終放棄不了的東西。


莫名其妙的女人。


宗三左文字的步伐不禁隨著情緒而加快。


嘴上嘲諷不斷。

但是半夜醒來的話絕對會念幾句小說的對白才睡去。


人類是這麼矛盾的生物嗎?


接著他想到了,今晚晚餐有茄子。

六夢討厭的食物。


>>>>>>>>>>>>>>>>>

宗三一直在觀察六夢&開始對這個矛盾的女人感興趣。

他想看看她掙扎到什麼地步才會振作或是繼續頹廢(所以語言上的刺激很不留情面。

评论
热度(6)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