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不會打tag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關於研香


「她說她想成為———」

有很多話他忘了跟她說,跟霧島董香訴說。

例如、他喜歡親吻她的臉頰。喜歡她睡著時的依賴模樣。喜歡她的手指撫摸自己頭髮的溫柔。

這些那些的小事。

他們明明認識那麼久,從陌生人到朋友,再從陌生人變成戀人。

那樣這樣的細節。

金木研細數那些用手指也數不清的愛意。然後一一告白於她面前。

哦,還有小孩。

也許以後孩子根本不愛聽父母嘮叨自己的戀愛史吧。

所以要趁他沒辦法拒絕時都說給還在肚子裡頭的他聽。

董香泛起笑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說:寶寶啊、爸爸很吵吧。

啊啊啊,這樣的董香。

說過想要成為他活下去理由的董香。

他幾乎什麼都跟她說過了。

也有什麼忘了還沒跟她說。

董香
董香
董香

我的董香。

妳從很久以前,就是我活著的...

東京喰種/玲屋什造

      第一次見到玲屋什造,他還穿著吊帶的衣服,手上的縫針刺青新的舊的摻雜在一起形成異常美妙的圖案。


      雖然這麼說很怪異,我覺得他拿著針毫不畏懼的刺入自己皮膚的動作,很好看。


      既不愛惜、也不恐懼,那尖銳的東西侵入自身時多少都會產生不適應,當然還會變成疼痛。但他的眼中始終沒有表現出任何情緒。


      靜靜的繡完一...

萌到去世(

第二季開頭就是伊邪那美,是要我這個伊邪那美廚怎麼辦嗚嗚嗚汪汪汪!!!!!!好可愛哦,兩任輔佐官互罵差點還地獄地震wwww

我整個…………
配音也好棒……女王聲線好可愛嗚嗚嗚嗚嗚(盲目
丁的聲音…………謝謝官方讓我看到第二季QQQ

下禮拜還有蜜桃…………

ed有阿香姐姐和妲己…………

我的鬼燈bg王國重建!!!!!!!!!!!!!(扛起磚頭開始砌墻

黑執事/短打

塞巴斯蒂安&伊麗莎白


弱小的人類,雌性。


金燦的長髮映著陶瓷般白皙的肌膚,像個精緻的人偶。


她是由砂糖、緞帶、玫瑰和香水堆砌而成的英國女性,以嬌柔的姿態款款走入看門犬的家中。


執事露出無法克制的微笑,眼珠一動也不動的直視眼前的女孩。


過於年輕的,小孩。還不能被稱為女士、卻也是一名相襯的Lady了。


多麼滑稽的相反詞啊。塞巴斯蒂安跳起來躲過她的攻擊時,想到了在那艘滿載僵屍的客船上,她也是以利落漂亮的擊劍對抗一群又一群的屍體。


沒想到現在他居然也被一樣的姿態攻擊。


啊。


真是糟糕,要記得收斂一下笑容呢。


惡魔毫無歉意的,仿照人類的

刀女審|獅子女審-現代01

轉世現代paro


(0.)


他聽到店門外傳來的噔噠聲,是高跟鞋踏在階梯、一步、一秒、兩秒、一步,這樣奇怪節奏的腳步聲。


心臟跟著發出強烈的鼓動。那是一種從靈魂深處湧上來的不愉快。


很熟悉,仿佛從出生等到現在。


卻不願看到來者的面貌。 


——獅子王心想。 


抗拒、又強烈的渴求著誰。


“嘎嘰——”具有年代的門把被誰轉開,“噠。” 


昏暗的室內因此灑入外頭的陽光,一位短髮的女性挺立在那,身著套裝的模樣十分幹練,尤其肩上還披著西裝外套、少見的穿法。 


半闔的目光不是刻意擺出的性感,看來是很真實的半睡半醒...

偷閒畫了泳裝😭
啊、想看吉莫尼蘿去海邊
沙灘陽光比基尼(x
#動作泳裝參考淘寶圖

R

生活上發生了很不愉快的事,

導致我今天都像個刺猬一樣。

接下來一個禮拜、不,也許到十月初都是一個自我厭惡期,我認真覺得。除非明天把所有東西都搞好,不然我該怎麼繼續度過呢?

好吧也許把78集的嚕嚕米看完應該就能度過這段鹹魚期了(而且還硬要看沒中字的日配ㄍ

阿金太男神、子安配音太好聽


寫手問卷20題


01. 筆名(如果可以的話,請簡述他的由來)

這可要分成三個解釋了,

xila:其實是希臘的羅馬拼音,因為小時候最喜歡希臘這個國家了XDD所以網絡名都會加個xila(可以念做西拉)

袖:本名的其中一個字。

Leday:目前作為參本時的筆名,大概就定下去了,由來是自創的女兒名字叫Leda,然後我就在後頭加了個y

所以合起來——可以叫我西拉袖、Leday、袖袖~都可以啦XDDD


02.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從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從事寫作是初中時期,

引發繼續寫作的動機

>>in晉江時期:想要寫...

三月的獅子



他們泅泳於無限的海洋、靠了岸又繼續前進。
偶爾孤獨、偶爾伴行。
偶爾面對狂風暴雨。
>>>>>>>>>>>>>>

身為羽海野老師的腦殘粉,看完更新爆哭。

老師不是描繪夢想,只是在說著一群人、一群棋士們,努力、努力到耗盡一切之後的故事,不斷重蹈覆轍也要繼續跳入海中,沒有船沒有槳,只是一昧的靠著雙手雙腳前進。

獅子女審|留守語音

女審形象設定:這裡


——「我回一趟現世,明天就回來。」


她臨走前刻意換上了一套正式的和服,優雅的挺直背脊,展現出良好的家教。


不同於平時在本丸的慵懶模樣。


將那背影印在灰色的眼瞳之中,他說:好,您慢走。


>>>


一天、兩天、一個禮拜。


獅子王在每天的午後都會坐在最靠近大門的廊下,傾聽水聲、蟲鳴,還有心底在期待的腳步聲迴響。


可是一天、兩天、一個禮拜、一個月。


他都沒有等到歸人。


>>>...

1 / 2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