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袖

30題/CP:解春

標題皆從這邊而來:氣味30題輪迴30題 (都取得授權了感謝po主的巧思)


4.菸頭>


解怨脈也就無聊點了一根菸玩玩。

卻因此被德春看到,驚呼這樣對身體不好,一把將菸蒂抽過來踩熄。


「使者大人,壓力太大也不能抽菸,我們是公職人員要有好榜樣!」


這話是從哪裡學來的?解怨脈困惑的想到。


然後他吐出含在嘴裡的最後一口煙,噴的德春滿臉。那是很淡的薄荷味,比起印象中的澀苦氣味好聞許多。

「咦?」女孩眨了眨眼,發現自己竟然不排斥這種菸味。


解怨脈有些得意洋洋的露出微笑。「哼哼,是不是成熟男人的味道啊。」順帶抬起雙手抹了抹鬢角兩側。


「…………是錯覺呢。」李德春難得的吐槽了一句。



8.爛蘋果>


不需要進食的陰間之神拿了一個蘋果。


「嗯?」解怨脈坐到德春旁邊。「為什麼不吃?」


女孩閉上眼,落在耳邊的短髮彎起剛好的彎月弧度,抵在肉肉的臉頰十分可愛。

她把蘋果湊到鼻前,似乎在感受其香味。

「這顆蘋果是供品。」

「那就吃啊。」

「已經放到爛掉了。」

「那就丟掉啊。」解怨脈理所當然的說道。但李德春只是搖搖頭,過於甜膩的香味其實已經變成一種惡心感。

「這是老婆婆的供品,是老爺爺在市場上挑很久才買到的。」

「這就是你為何如此珍惜的原因?」

「使者大人,這顆爛蘋果的香氣是老爺爺的愛。」


解怨脈垂眼看向身邊的女孩,她笑的像是得到最珍貴的金蘋果般,哀愁和感動,還有滿眼的擔心。


他又如同以往的,伸出了手臂攬住她的肩膀拍了拍。「好了好了,不是都送走那位大嬸了嗎!」


「你每次送走一個亡者或是看到一個亡者去該去的地獄贖罪就要這樣,真是麻煩。」嘴上說說,解怨脈卻又是摟又是拍頭的。

用盡他幾項貧瘠的招數來安慰她。



24.劣質口紅>


那是一隻沒有什麼知名度的品牌口紅。

女孩一拆開旋轉露出膏體就聞到一股刺鼻的香精味,水蜜桃的甜味太過濃烈,感覺如果塗抹在唇上自己都要先被嗆到。


「要試試看嗎?」李德春先用手指抹一點在下唇,原本粉嫩的唇色覆蓋上閃亮的橘紅。


從鏡子看到的整體感不差,嗯,那就再多塗一點好了。

正當自己如此下定決心時,她身後傳來一聲呼喚。


「喂、德春!你有沒有看到我的髮蠟?」


倏地肩膀一抖。


李德春先心虛的用手擋住嘴唇。

「唔?髮?髮蠟?」

遮遮掩掩的語調讓解怨脈困惑的歪頭,「幹嘛?你嘴巴怎麼了?」

「沒⋯⋯沒什麼!那個,你的髮蠟我好像看到在客廳。」


解怨脈的注意力早就被她的怪異行為給轉移,他逕自靠近,眼睛死盯著她的臉。

然後一把抓住她的手硬是拉開,「嗯?妳的嘴巴怎麼這麼油。」直男如解怨脈,好心的用手背幫她抹掉。

「呀????!?!??!」好不容易嘗試的口紅被這麼簡單的擦掉,李德春不禁發出慘叫。

解怨脈倒是完全不在意德春的反應,抬起手背聞了聞,一臉嫌惡的說:「好臭。」


女孩聽到這評價忍不住慌張起來,「咦?使者大人不喜歡嗎?」

「當然不喜歡。」男人勾起嘴角,挑眉一笑。

牽起她的手抵在鼻尖,「我喜歡這個。」



10.似乎是夢的殘留記憶>現代AU

李德春從夢中驚醒時,仿佛剛從冰天雪地的地方回來般,粗喘著氣,似乎在害怕著什麼而發抖。

而躺在旁邊的男人反射性的翻了身,將她摟住。明明半條腿都要掉到床外了,卻還是縮了縮往下移,把臉埋在自己的腰間,繼續呼嚕沉睡。


女性瞥了櫃上的鬧鐘,顯示時間凌晨2:30。

她剛做了一場奇怪的夢。

夢中她被殺死了,躺在結凍的雪地。但比起死亡的害怕,她的內心似乎更心繫在另一個人身上。

那種不安感趨勢她抬手撫摸靠在自己懷裡的男人的頭髮。

對方的氣息規律而淺的起伏,使她恢復鎮定並找回該有的心跳節奏。是夜,她沒有再度夢到千年前的北方飄雪。


>>>>>>>>>>>>>>>>>>>>>>>>>>>>>>>>>>>>

找了有興趣的30題寫了寫,練練手感。

评论(6)
热度(50)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