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袖

獅子女審/黑道paro

#又是一個有開頭沒結尾的腦洞

#自家獅子女審

#修羅有前世記憶/獅子王沒有


骨頭被踩斷的聲音。

喀啦。

仿佛正在進食軟骨的啃咬聲音。


店門外傳來哀嚎,實在是有點妨礙營業,於是修羅揮了揮手指示店員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呀啊——抱歉啊,麻煩老闆娘了。」

剛才把一位喝醉酒開始騷擾自己的客人拖出去教訓的金髮男人重新走進店內。一襲西裝和襯衫的搭配、皮鞋上有些灰和血漬,熟門熟路的在門邊找到毛巾擦了擦。

「是我該說謝謝。」她上了一杯新的冰涼啤酒放在吧檯面前。「不過我不喜歡你把工作結束後的戾氣帶到店裡來。」

男人輕笑的從口袋遞出煙盒,兩人各抽出一支。翻出打火機,修羅為彼此點燃菸草。


「啊真是不好意思,總覺得工作結束後不發洩一下會累積太多壓力。」

「這樣就不能一派輕鬆的來享受老闆娘的廚藝了。」

緩緩的吐出一口煙,女性慵懶的靠在吧檯上,「廚房又不是我在管的,我只負責在前台為客人倒酒聊天。」


她曜黑的眼瞳落在金髮男人的臉上,對方正大口吃起一碗豬排丼飯。

據說是源組的少爺。

纖細的體型與娃娃臉的外表實在是很難跟黑道扯上關係。

要不是他每次都幫忙處理難纏的客人,還處理的很徹底這點,青木修羅絕對不會相信他就是前世喜歡的人。


「獅子王。」


她說出這個名字的瞬間接收到一道冰冷的目光。


「我有跟老闆娘提過自己的名字?」


答案肯定是沒有的。

不過她也不會解釋清楚。


女性不過是搔了搔後頸的碎髮,將菸草熄滅在煙灰缸。

抬手撐著臉頰,露出一抹適合昏暗燈光及煙霧的曖昧微笑。想起無法再次經歷的前世,還有現在的距離感,就算承受極大的疼痛她還是不想吐露出任何一絲後悔。


但也不敢去承認現在的情況是她想過的重逢。


絕對不是。


即使他的眼底閃爍著類似愛的感情。

他們也不會如無數個夜晚之中所反覆夢到的場景般相愛。


「摸清常客的底細,才能在這條街上開店生存,你說是吧?」她嚥下了苦澀的酒精。


>>>>>>>>>>>>>>>>>>>>>

看「愿來世成為他人」這部漫畫,實在是太酸爽了。特別想看獅子王笑瞇瞇的踢斷別人的肋骨之類的戲碼(???

也是個寫出來滿足自己私心的產物。

其他paro可以看這裡>>★★★

评论(2)
热度(9)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