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袖

on異常犯罪搜查官/中島比奈

#原作小說讀完發想
#原作梗有>>中島綽號是野比大雄
#毫無道理沒有理由的cp接觸



「啊,那個,藤堂警官——」

一開始中島保接到見面請求還覺得奇怪。

被限制自由的日子裡,他唯一與外界的聯絡就是那隻手機,彼端聯繫著的是一位女性。

多半時候都是案件的犯人側寫資料,兩人交談最多傳來傳去的郵件充滿犯罪人的心裡剖析。

其他以外的,便是藤堂傳來說要會面的時間說明。

可是今天她並沒有預告她的到來。

直接敲門進來時,表情也沒有什麼變化。

幾乎是瞬間就知道她的off狀態的中島忍不住從電腦桌前起身,走到她面前。



「藤堂警官?今天是有什麼案件發生嗎?」

女性勉強的扯了出一絲笑容,眼瞳卻沒有一絲情緒的表現,顯得有些恐怖。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看看中島醫生。」

下一秒就放棄介於on跟off的詭異中立點,藤堂比奈子收起了唇畔的微笑。

白皙的皮膚襯托粉嫩的唇膏其實很漂亮。中島心想。

連這種勉強在自己面前擺出一點點偽裝,最後又放棄的樣子,也很可愛。


「啊,原來是這樣……」他腼腆的看向她,雙手有些無措的交握在背後,「那,先坐吧。我泡咖啡……」

話還沒說完,他就被對方推了一把。

踉蹌幾步跌坐在沙發上。

「咦?」雙手來不及反應,直接笨拙的被自己的重量壓在背後。「那個??」

女性冷淡的臉瞬間湊近,過於靠近的距離讓他想不起來這種狀況該怎麼去用心理學解釋。

除開犯//罪之外的心理學,中島保還真沒辦法去探索藤堂比奈子在犯//罪之外的行為。


「我在想一件事。」

「啊,好的,我,我在聽。」

「醫生對我抱有好感,我也理應的對醫生產生好感對吧。」

「……你這句話雖然是肯定句卻也再次用了理應這個推論法呢。」

「所以為了表示雙方都對彼此有好感度,不是應該做一件事嗎?」

「什麼?」


比奈子那雙被他在心底誇獎漂亮的唇。

貼上他的。


中島保從沒想過。

被喜歡的女性率先一步主動親吻是在這種狀況下發生的。


以至於被熟識的病人家屬稱呼為野比大雄的冒失鬼,中島保,嚇到臉紅脖子粗的,慌亂的抽出雙手。

想觸碰比奈子卻又被多餘的紳士品格絆住。

他舉起雙手擺出投降姿勢。

直到她抬頭,有些疑惑的掃了一眼他的動作。

「我的吻技很差嗎?」

「額,不,不是這個問題。」

不能去評價吻技的好壞。

而且那絕對跟吻技無關。

中島大雄醫生混亂的腦子還無法整理清楚,他接下來的會面時間該扮演什麼角色。

藤堂比奈子的主治心理醫師。

贖//罪中的心裡側寫師。

總之,大概不會是男朋友這個選項吧。


>>>>>>>>>>>>>>>>>>>>>>>>>

雖然原作小說的角色們跟日劇差很多,不過還是很可愛。
小說吃中島比奈,日劇吃東比奈,我毫無壓力兩邊都如魚得水!!!(what

评论(4)
热度(12)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