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袖

宗三女審/短打

▷審神者に扮した敵が現れた時の刀剣男士
▷敵人偽裝審神者的假設劇情


女性的嘴角牽起笑容,眉眼也彎得像新月般。

歪著脖子,像是年輕女孩的撒嬌姿態,卻因為怪異到非人類能做到的角度,滲出一絲恐怖。


「宗三,抱抱我吧?」


正坐於她面前的刀劍男士身著出戰服,剛從戰場回來的他風塵僕僕一秒也沒有浪費的來向審神者報告。

但這間房間卻傳來異樣的氣氛。


宗三左文字探手握著置於身後的刀。

異色的眼瞳冷靜的注視著眼前的主人,及肩的棕色長髮髮尾微卷,一副剛睡醒沒整理的模樣,在額角還看到榻榻米的印痕。

她睜開的眼睛像是會流淌出黑色骯髒的液體,融化污染這個存有六夢氣息的空間。


「複製的很好嘛。」

「欸?」

「那女人在哪裡?」


反應過來被識破只需要一秒。女性笑開的說:「真是的,一點也不好玩。」抬手解開衣服的鈕扣,露出內衣至腰間部分的肌膚,手指來回撫摸帶有明顯的挑逗意味。「我可是連這裡到這裡都完美的仿——」


沒等低劣的複製品說完話,男人在瞬間反手拔刀而出,刀尖在紙門露出一線的陽光中刺進她的胸口。


將她壓倒在地,握住刀柄用力到刺穿身體插在地板上。

宗三輕輕一笑,表情帶有一絲幸災樂禍的看著她握著刀掙扎想要逃離。


「我啊,早就想這樣做了。」


一藍一綠的瞳色逐漸變濃重而憤怒,「那女人在哪裡?」


::::


刀劍男士在化妝桌的小鏡子看到自己臉上濺到一些血。

毫不在意的用衣袖擦掉,他起身拉開紙門走到廊下,將斷氣的屍體扔在原地。


「宗三?」


熟悉的聲線從他身後響起。

淡然的瞇著眼,他轉身面對滿頭大汗的審神者。遮陽的草帽剛被她摘下,長髮被隨意挽起夾在腦後、手臂套著袖套防曬。旁邊跟著把一籃玉米和番茄頂在頭上的小夜左文字。


六夢脫下鞋子,赤腳踏在走廊上。一臉疑惑的望著他:「怎麼了?你不是剛從京都戰場回來的嗎?」掃了一下他的模樣,袖口上的血還沒乾掉滴落在地板。

「幹嘛進去我的——」六夢回頭看向沒關上門的房間。


「呀啊啊啊啊啊——死——死人!!」她嚇得立刻抱住宗三,在男人的懷裡又撞又跳的。

「冷靜。」宗三一把抓住女人的肩膀,嫌棄的推開彼此的距離。「敵人,我殺的。」


「那那那那——為什麼、她?他?」六夢捂著眼睛小心翼翼的再看了一遍屍體的狀況,「長得跟我一樣?」

「對,所以才很輕易的下得了手。」


「…………………………………你這什麼意思?」

「表面上的意思。」


>>>>>>>>>>>>>>>>>>>>>>>>>>>>>>>

早就想這樣描寫宗三&六夢之間的關係了(你

评论
热度(7)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