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袖

宗三女審/秋蟬-第三天

目錄頁


「會呼吸即活著。」


<❶>


審神者喝醉不是件難得的事。

但在眾人面前醉倒就有點罕見了。


起因是晚餐的時候,她看到了次郎太刀和日本號在喝清酒的關係。

「那個,清酒比啤酒好喝嗎?」

這句話開啟了災難。


導致宗三不過是離開去一下廚房,回到用餐的大廳時就看到一群人圍在審神者的位置。

「宗三哥。」小夜率先發現他出現,退出人墻走到他面前。「主人……呃……」似乎也不知如何解釋,小夜乖乖的坐回自己的座位繼續吃飯,旁邊是一臉平靜沒去圍觀的江雪左文字。

無法從兄弟們的反應得知一二。

宗三乾脆的、放棄了什麼似的,歎了口氣。


「讓開吧。」


尤其是那兩個看起來最像罪魁禍首的。


次郎太刀和日本號本來並肩跪坐在前,聽到這話也只好慢慢的挪動、露出被他們擋住的審神者。

平躺在榻榻米上,抱著一個酒壺,呼呼大睡。


全場除了小夜左文字端碗喝湯發出了點聲響之外,都各自寂靜閉嘴到要窒息的地步。


「好了,我知道了。」


宗三上前,一手托住了女性的背,一手穿過她的腿彎處。

看似輕鬆的把六夢打橫抱起,但他完全放任對方的頭毫無支撐的往後仰。

像是抱著什麼重物。


次郎在宗三抱著審神者離開大廳後才終於鬆了口氣,「呼……你們說……宗三那樣子像不像是要把主人扛去埋了啊……」


<二>


雖然目的地不是菜園那類的地方,但也離次郎所說的「扛去埋」相去不遠。

六夢在途中醒來,掙扎的喊道頭暈不舒服。

「要吐也給我忍著。」


「是怎麼喝的才會直接睡著啊。」

「嗚呃……」

「平常喝那麼多啤酒居然對其他類的酒精沒轍。」

「為什麼一直在搖晃……」

「廢材。」

「快放我……下來……」


「會的。」


男人一路朝著目的地走去。

在分為男湯女湯的兩扇門之間選擇了女湯。至此為止六夢還碎碎唸著聽不清楚的話,完全沒發現宗三將她帶到不是房間的地方。


面前是一小池的溫泉,比起男湯那邊要小的許多。


畢竟會使用這裡的人目前也只有六夢一人。


「到了。」才說完這句,沒等懷裡的女人反應過來,他便施力一拋。


嘩啦——————


水漫出池邊,湧上男人赤裸的腳背。他毫無反應的看向水面的波動。

對方幾乎是完全沒有準備的姿勢跌入水池,然後慌張的揮動手腳。「咳咳——嗚——咔——」她終於抓到邊緣踩穩腳步,從水池中站起。其實也才深及腰部的高度,卻因為是被扔下去的而顯得狼狽不堪。


「宗三!!!!!!!!!!!!」


<⒊>


就在掉入溫水中的剎那,六夢腦袋一片空白。

雖說是酒精麻醉了思考。

但同時她感受到了宗三左文字的脾氣。大概有50%故意、30%的懲罰以及20%的惡意,導致她現在喝了好幾口水,全身濕透活像個水鬼。


「宗三!!!!!!!!!!」脾氣誰沒有,更何況是個剛被丟進水裡的女人。「我要把你刀解!!!!!!!」


她乾脆的脫掉了黏在身上的T恤,把一團吸飽水而有重量的衣服用力砸向站在池邊的男人。 


「酒醒了?要頹廢要失落也看一下場合。」他閉上了一隻眼,撿起啪嗒一聲掉在地上的衣服。轉身走到浴場門口,拿了個籃子放在一邊。「我去幫你拿衣服。」


「我會聽你說。」在離開關上門的前一刻,刀劍男士如是說了,「牢騷也好,抱怨也行。我寧願聽這些也不想照顧一個醉女人。」


上半身只穿著內衣,頭髮還在滴水的六夢傻眼呆站於水中。眼睜睜看讓她如此淒慘的元兇走出浴場。


「說屁啊!!!!老娘等一下就要繼續喝!喝到掛!!」


「少在那邊虛張聲勢了。」從門外傳來這麼一句。


>>>>>>>>>>>>>>>>>>>>>>>>>>

六夢稍微恢復陽光的一面(???

比起每日醉醺醺的樣子,她至少被激怒了。
然後她該振作起來了。

评论
热度(8)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