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袖

七大罪/亞瑟瑪琳 回贈禮

>>>


他想送一束花。

適合瑪琳的花。


亞瑟想起,王國南方海岸邊有一種不知名的花,綻放時是淺紫色,然後會在半天內轉化成高貴的暗紫色。跟瑪琳一定很相襯。

於是男孩在凌晨前,出發前往南之海岸。

還不忘在瑪琳的房間門外留下紙條,大意是自己去做自我訓練,傍晚就會回來了。


他想送一束花。

適合瑪琳的笑容的花。


男孩滿身泥濘的回到了家。

金髮上沾滿碎草、沙子,衣服沾了土、似乎在地上滾了好幾圈的結果。

可懷裡用包袱包著的花朵卻一塵不染。

小心翼翼,沒被壓壞,一路保護著植物,從海岸邊走回來。


「瑪琳!送給你!」


身高才到她腰間的男孩,笑的一臉燦爛,舉高了手上的花束,遞到她眼前。

瑪琳剛開門看到狼狽的他時的驚訝和擔心全因此堵在喉間,無法說出口。


這就是她的徒弟啊。

把滿懷的紫色花束獻給她的,亞瑟。


「謝謝你,亞瑟。」她為表示尊重而屈膝蹲下,兩人的視線因此平齊。然後用袖口擦了擦亞瑟滿是髒污和沙子的臉頰。


她不是很擅長照顧人。


「我很高興。」


所以為了彌補那一塊的不擅長,她總是會很直率的向亞瑟表達自己的想法。

就如同現在。


回贈那束淡雅紫花的,是一個落於額頭的吻。


>>>


「瑪琳!」昔日的男孩已長高不少。


她的年輕的王。


「嗯?什麼事,亞瑟。」


亞瑟指著不遠處的海岸懸崖邊,那裡盛開著一叢花。「那個!我去摘一大束給你!」

她浮在半空一眼就看到了那熟悉的顏色。

然後在男性翻下馬匹,興致沖沖的準備去摘花前,一把從身後伸出手攬住了他。


「亞瑟。」即使語氣淡然,對方還是感覺出了她的情緒不對勁。

「嗯?」他側頭看向她的臉。

「比起花,我比較在意的是你的安全。」

「……誒?」


瑪琳直率的語氣,大概是從他成為王之後就鮮少聽到的了。

他轉過身,扶住了女性的雙臂,讓她能安穩的降落於地。兩人的身高差再也不需要她特地蹲下身配合。


「那還真是,久違的聽到了呢。」王輕輕地笑了。


「瑪琳偶爾把我當小孩看待沒關係。」

「可是我還再成長哦。」

「不管是身高還是內心。」


他踮了踮腳,用一個親吻回覆了瑪琳的那份擔心。


>>>>>>>>>>>>>>>>

亞瑟的笑容是國寶……

覺得可愛……

亞瑟親親還要踮腳,這點實在是,神可愛。

评论
热度(10)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