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袖

刀女審|獅子女審-現代02.

轉世現代paro


(1.)


不進不退的半途狀態,令人感到無力。


夜晚到來,名為「nightbird」的酒吧開始營業。招牌上頭的小燈泛著暈黃燈光,上頭還有個鈴鐺能提醒店主客人的到來。


凌晨2點多,店內只有零星幾位客人還在一口沒一口的喝著烈酒,店內播放的爵士樂若有似無的響著,一首又一首的提醒時間過去。


獅子王試圖整理自己的想法,並述說給騷速劍。


這位已經算的是熟客+朋友的男人,同為轉世的刀劍男士所掌握的記憶和經歷都比自己來的多。能給的意見應該能派上用場吧。


他想。


話說回來,愛真是難以定義的東西。


知曉自己的前世是付喪神,這點對獅子王來說倒是不怎麼驚訝。


撫養自己長大的爺爺總愛說神話和歷史故事給他聽,不管是戰國名將、還是百鬼夜行等等的內容都讓他對於神明和妖魔鬼怪的想象多了份真實的相信。


於是,順其自然的接受了所謂的前世記憶。


但對於出現在眼前的「審神者」,他便不知所措了。


 青木修羅,是那位被自己稱為主人的女性。

.

.

.

.

然後呢?


帶著相同的外表,相同的名字,轉世相遇後的修羅是同一個她嗎?


沒有記憶的她算得上是那位令他為之傾倒的女性嗎?


如果不是,那他躁動的靈魂算什麼。


可若是,他們也不是所謂的「從前」了。


 >>>


當他把這個煩惱告訴騷速劍的時候,換來的是對方醉醺醺的吐息。


“怎麼說呢……”他搖晃著手中的威士忌。“其實你只要再見她一次就能確定了啊!”


“管什麼前世今世!喜歡就是喜歡啊!沒了記憶最好。”


對方又陷入酒醉的喃喃自語中,什麼初健康的樣子真好看、還在上大學呢……她看起來很喜歡讀書……不錯。


獅子王把擦乾的玻璃杯掛回檯上。


“就是因為沒有第三次的見面我才煩惱啊。”他看向身後冰箱上頭,修羅給的名片被磁鐵貼住。雜誌社的地址離酒吧不遠,但這一個月來,他就再沒等到她的拜訪。


“我跟你又不一樣。”再回頭,騷速劍已然是不省人事了。


“你記得跟審神者的分離來由。”


“我卻什麼都不知道。”


“……不知道才好。”可能是夢話,也可能是最後一絲清醒,騷速劍悶聲的回應他,“因為那是噩夢。”


是啊是啊。


不管前世是以怎樣的死法做為結束。


那一定都不是個能讓人能輕鬆說出口的事情,況且他們還是付喪神。


知情的人還是愛著誰。


那麼,沒有記憶的人該如何面對那個誰呢。


(2.)


隔天十點多他就因為放暑假的小孩玩鬧聲給吵醒。酒吧位於商店街的尾端拐角,鄰近辦公區。也因此白天也比較沒有人潮。


所以商店街的小孩們都會在附近玩耍。


他打開窗戶探出頭,朝著幾個熟識的小孩子打了聲招呼,“喂,你們也太精神了吧。”


“啊!是酒吧叔叔!”


“叫哥哥!”


“那哥哥請我們吃冰吧!”


於是他穿著T恤短褲的,被孩子們簇擁到了雜貨鋪買了幾隻冰棒和冷飲。陽光曬得路面都冒出蒸氣般,出一趟家門就想要躲到任何一個陰影底下遮陽。


他沿著商店街的店面所突出的屋簷形成的陰影走回酒吧。


拖鞋啪嗒啪嗒的聲響在他走到離酒吧只差一個路口時,混進了另一個腳步聲。


真可怕。


不管是心臟還是四肢,都因為某人而停止般。


女性頂著大太陽,似乎被熱氣折磨的十分不舒服。獅子王就這麼站在陰影處,看她走來。“青木小姐?”


還是忍不住先出聲攔住她。


“啊,酒保先生。”她幾步踏入他所站的屋簷下。兩人保持了適當的距離,“難得在白天看到你。”


“……嗯,因為我都習慣睡到下午。青木小姐是要回雜誌社嗎?”


獅子王才懊惱的想到了自己的生理時鐘是從下午開始的,也難怪會跟修羅的作息擦肩而過。在酒吧等了一個月根本是白等的。


“有個外拍的行程,剛完成,想要先去買個便當再回公司。”她客氣的笑了笑,似乎覺得話題至此為止也可以了。


於是她便示意的點了點頭,準備側身向反方向走去。


“啊…好的,不打擾妳了。”


但下一秒,他看到了商店街的小孩們邊踢足球邊跑在街上的混亂陣型。黑白相間的足球在小孩的踢滾中不受控制的彈向墻壁。


“小心!”


球飛過來,他下意識上前擋在她面前,兩人身高差僅僅半個頭、球正好砸到男人伸出的手臂。


而就差一點點的,只要再稍微靠近一些。他便可將她擁入懷中。


想要觸碰到她。


短短兩三秒的猶豫,他便失去這個機會。


女性抬起手,輕輕地抵在他的肩膀,不算是推的動作,卻讓他不自覺往後退了幾步,拉開雙方的距離。


“謝謝你。”又是那抹客氣的微笑,修羅將滑落到手腕的公事包背回肩上,“那麼,先走了。”


——啊啊啊。糟糕透了。


停留在原地的獅子王任由她邁步離去。


灼熱的陽光令女人的後頸和背部都流下汗水。手上的塑膠袋裡頭的冷飲沒機會送給她。


而且……


他張開那只差點要擁抱住她的左手,捂住眼睛懊惱的想到——她大概不會再光臨酒吧了。


——她發現了。自己所揣懷的感情。


莫名,複雜,卻又只能劃歸為「喜歡」的感情。


>>>>>>>>>>>>>>>>>>>>>>>>>>>>>

再次感謝依蘋大人家的騷速劍,獅子王很需要一位朋友一起mantalk

然後現趴的開端寫完了嘻嘻接下來是一堆日常把妹劇情((

都會是短打吧

然後一些很沒有什麼梗的東西,酒吧名nightbird=夜鳥=鵺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5)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