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袖

刀女審|獅子女審-現代01

轉世現代paro


(0.)


他聽到店門外傳來的噔噠聲,是高跟鞋踏在階梯、一步、一秒、兩秒、一步,這樣奇怪節奏的腳步聲。


心臟跟著發出強烈的鼓動。那是一種從靈魂深處湧上來的不愉快。


很熟悉,仿佛從出生等到現在。


卻不願看到來者的面貌。 


——獅子王心想。 


抗拒、又強烈的渴求著誰。


“嘎嘰——”具有年代的門把被誰轉開,“噠。” 


昏暗的室內因此灑入外頭的陽光,一位短髮的女性挺立在那,身著套裝的模樣十分幹練,尤其肩上還披著西裝外套、少見的穿法。 


半闔的目光不是刻意擺出的性感,看來是很真實的半睡半醒的模樣。 


“不好意思。”她的語調有著恰當的禮貌。“開店了嗎?”


傍晚四點,屬於夜晚的酒吧的確還在準備當中。 


但他卻失語了好一陣子。對方僅僅是站在門口,毫不在意的等他的回答。 


“啊……”男人丟下手上的拖把,一把踢到角落。邁開雙腿、幾步就走到她的面前。雙方平齊的視線,一人顯得慌張、一人平靜如水。 


“請進!要…要先點杯什麼嗎?”心臟還在狂跳。 


因為女性的出現,瘋狂的吵鬧、大喊。


不能讓她離開。


不論心臟的理由為何。


他都會遵循本能行動。 


——“那就,一杯Manhattan。”


>>>


(1.)


是夜,他做個夢。


揮舞著漆黑的刀、在戰場上砍殺許多怪物。等到消滅完敵人後他回過神,周圍全是倒下的屍體,疲憊的喘著氣待在原地,似乎在等著誰。


而後,終於有個聲音響起。


“獅子王,回本丸吧。”女性的嗓音如是說,對方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面前。高挑、端正的站姿,佇立於血泊之中,卻未沾染到半滴艷紅。


“好,████”


可他總是看不清楚她的容貌。


連名字都聽不見。


“妳啊……每次都這樣。”


仿佛是第三人在看戲,他在夢境裡頭,看著「獅子王」跟一位女性。僅僅是說出了這句感想。


>>>


(2.)


醒來已是過午。


鬧鐘響了又停,夏日的蟬聲衝破窗戶闖進室內。獅子王心想,多久沒聽到這樣專屬夏天的聲音了呢。自從接手爺爺的酒吧生意之後。


傍晚六點開店,營業到午夜,從不拒絕客人,不管多晚,他都願意等到最後一位客人離去才掛上「CLOSE」的牌子。


“嗯——”在床上伸了個懶腰,“等等好像有葡萄酒的進貨呢。”男人坐起身揉了揉頭髮,一臉慵懶的去梳洗。


腦袋還因為夢境的關係隱隱作疼,甚至還有一些不屬於今生的記憶正慢慢冒出。


真可怕。


照理來說,對於自己的前世有了一堆過於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一定會有相對的困惑和驚訝,或是害怕的情緒。


付喪神、刀劍、改變歷史、守護。


邊刷牙邊細數這幾個詞,獅子王僅僅是扎好了頭髮看向鏡中的自己。


與夢中的前世容貌一模一樣。


那麼,那個人肯定也不會改變吧。


“啊。”滿嘴泡沫,他含糊的自言自語,“可是我沒看到她長什麼樣子。”


——倒是昨晚來的那位小姐,姿態和感覺都很像呢。


>>>


(3.)


從那晚之後的人生分歧點開始了。


陸陸續續在夢境拾回前世記憶,讓他幾乎無法好好有個完整的睡眠。鮮血和哀嚎、四季變換、同伴的共處。在一個名為本丸的居住地,日式庭院的廊下,他在那裡有著最美好的回憶。


被他稱為主人的女性。隱於陰影的容貌。


看不清摸不透。


每每至此,夢境就會中斷。


一定,是刻意的吧。不論是前世的自己、還是那位女性所為。都一定不想讓現在的自己想起來吧。關於她的任何事。


矛盾。


他手拿著一塊剔透的冰塊,用刀子切出一塊契合威士忌杯的形狀。冰塊貼合著杯壁、很快的泛出了冰冷的薄霜凝結在上。


接著他從身後的酒櫃拿出貼著標籤的威士忌,已然剩下一杯的量。緩緩倒入杯中。


“三池先生,您寄放的威士忌已經喝完咯。”


“那就再開一瓶!”


離新的一天還有一刻鐘時間,常客三池又一臉失落的叩門。喝完一支要價不菲的酒,且沒有猶豫的拿出卡再刷了一支新酒。


“謝謝惠顧!”


可說是非常感謝消費的大顧客呢。獅子王微微一笑,又拿出專為三池而進貨的昂貴洋酒,為他酌上一杯。


恢復前世記憶後,他才發現原來自己遇到過很多位刀劍男士。有些只是短暫一面的客人,也不乏有像三池先生這樣的常客。


在把喝醉的三池扔上計程車後,獅子王站在路邊拉伸了一下身體。想著,也許下次可以問問同身為轉世的三池是否也有前世記憶。


晃著晃著,打算就要休息時,不遠處又傳來了那熟悉的腳步聲。


噠、噠、噠。


心跳也仿佛因此跟著加快。


指尖也在微微發顫。


對方從轉角處走來,神情有些疲憊,眼神搖晃直到看到他之後,便泛起一絲笑容。“啊啦,酒保先生。”


與纖細的身形相反,她提著一個很大的公事包,好像快被壓垮般的、砰一聲放下。然後舉起雙手伸懶腰。“介意我的光臨嗎?工作剛結束想喝一杯再回家睡覺呢。”


也許是笑容有點可愛、也許是那睡眼,還有反差的動作,獅子王感覺耳朵發熱。


他伸手提起她的行李。


故作鎮定的回應,“當然——”


停止了話語突然一轉,“可以請問您的名字嗎?”


“嗯?”女性思考了幾秒,“啊,我上次來時沒說嗎?不好意思。”


“大概沒睡醒都會忘東忘西的。”她從口袋隨手拿出一張名片,“雖然是一個奇怪的名字,但也是有個正常的職業哦。”


接過名片一瞥,出版社的雜誌部編輯,這幾個字用簡約的字體風格設計,而名字——“青木修羅,請多多指教。”


“……我叫獅子王。”


修羅。


修羅。


修羅。


他帶著想把手上的那張紙揉碎的力道、卻又不自覺鬆開、抓緊的掙扎。引導著她入店。


忍著心臟發出的疼痛。開始後悔和懷念,她的名字仿佛是個開關。


他知道,今晚是無法入眠了。一旦睡去,前世的記憶必會像海嘯般,用不同於以往的黑暗淹沒自己。


啊啊啊……還沒想起前獅子王只能得知一件事。不用取回記憶也能知曉的秘密。


——他是如此深愛著她。


>>>>>>>>>>>>>>>>>>>>>>>>>

相關創作:  本篇01    留守語音

明明本篇的劇情才寫了一章,連結局都還是只有我知道的狀態就在打現世paro我真的是很!!!!!!!!!

只好給個前世大概的劇情讓大家不要這麼霧裡看花了。

我家女審是修羅,家裡是寺廟,有個弟弟可以繼承家中事業所以她只要作為大家閨秀好好出嫁即可,於是當審神者也是家族覺得很有面子才讓她去當的。

至於結局maybe很有可能是修羅死亡(至於是如何死亡就讓我先賣個關子)

於是轉世的設定是獅子王職業酒保,酒吧在商店街的一棟商店的地下室,戶外樓梯可到達,而他自己住在二樓、一樓則是倉庫。

修羅是編輯。

客串的三池騷速劍是依蘋家的,有錢人家少爺,追不到心儀對象就來買醉的大客戶(都用黑卡刷卡XDDDD

獅子王跟修羅的創作今後都丟在這個子博比較完整XDD

@xila_Leday

评论
热度(4)

腦洞袖

NL的腦洞集中地+情緒抒發帶
這裡有80%的腦洞不會變成文(x
慎fo
剩下的20%可以在主blog被看到(大概

© 腦洞袖 | Powered by LOFTER